推荐阅读
联系我们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行业资讯

解读《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流动性新规“软过渡”

来源:搜狐财经 时间:2019-05-07 14:06

2018年5月25日,银保监会下发《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流动性办法》),旨在更好地适应当前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需要,进一步推动银行夯实流动性风险管理基础,提高风险抵御能力,服务实体经济,维护银行体系的安全稳健运行。

《流动性办法》的前世今生对比

新规在15年9月发布的试行管理办法基础上再次进行修订。比较大的变动在于新增三个流动性监管指标:净稳定资金比例、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流动性匹配率;对同业投融资业务规范性的表述也有所增加。另外政策性银行也被一同纳入适用机构范围。《流动性办法》自2018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

与2017年12月发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正式稿主要在过渡期要求上进行了适当放松;对于资产规模首次达到2000亿的银行如何适用新规也进行了明确,赋予一定缓冲期;流动性覆盖率计算中分子端新增高折算率的“来自央行的资金”,同时调低了3个月以内存款的折算率,分母端将7天以内的“存放同业、拆放同业及买入返售”的折算率设定为0%;其余条款则没有太大变化,仅在个别表述上有些微调适。过渡期要求的放宽主要体现在流动性匹配率和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两个指标上:征求意见稿中流动性匹配率要求2018年底前达到90%,2019年底前达到100%,而正式稿中明确2020前暂作监测指标,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开始监管。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原先要求2018年6月底前达到70%,2018年底达到前100%,正式稿则变成2018年底前达到80%,2019年6月底前达到100%。

满足流动性监管指标的要求对于银行而言是有一定压力的,但是这种压力不具有普适性,对于过去依赖同业负债融资,并在资产端大量配置资管产品进行期限套利、监管套利,即在业务扩张过程中非常激进的银行而言,压力是非常大的;但对于业务不太激进的银行来说,这种压力是可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化解的。

对于激进的银行而言,要想满足流动性匹配率100%的要求则必须提高分子资金来源或是降低分母资金运用。然而在当前去杠杆的过程中,分子端存款增长乏力,同业负债大量收缩,想要提升非常困难。分母端的压降则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表外刚兑打破后资产出现的回表需求;二是在当前信用风险加快暴露的背景之下,大量的委外赎回将会加剧信用风险的传染,甚至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可以看出短时间内强行达标将带来大量风险,这也并不是监管层的本意。作为主要经营和管理风险的金融机构,监管层对于银行的监管思路更多体现在提供可以有效防范和化解风险的途径上,而不是在政策执行的过程中创造新的风险。此次发布的《流动性办法》也主要是为了能够帮助银行加速去杠杆和缓释风险。

新规中虽然对于流动性匹配率在2020年初达到100%的要求没有变化,但是不再设立中间达标值,给予压力较大银行自主调节达标节奏的权利,以及进行风险缓释和消化的时间,减轻了银行短期赎回委外和缩减同业业务的压力,也有利于缓解当前债券市场信用风险的传染压力,不会因为急刹车而导致产生系统性风险。

银行业:抑制同业和委外,平稳过渡信号强

具体到条款上,相较于旧有的管理办法,新条款主要针对两类问题:第一,同业负债依赖度、期限集中度;第二,资产负债期限错配。政策方向上,抑制同业和委外业务、鼓励回归传统存贷业务,支持实体经济、平稳过渡等方向明确,也是次轮监管思路的延续。

表1 《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与原试行管理办法重要变动对比

(一)防范日间违约导致的传染性系统性风险

《流动性办法》新增了五项商业银行日间流动性风险管理要求,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第

三条“具有充足的日间融资安排来满足日间支付需求。必要时可通过管理和使用押品来获取日间流动性”,该要求有助于防范日间因循环违约而导致的传染性系统性风险。

(二)抑同业,严控期限错配,加速去杠杆

新规最受市场关注的是新增的三个量化指标:净稳定资金比例(NSFR)、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流动性匹配率。叠加原先框架下的流动性覆盖率(LCR)和流动性比例,银行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增至5个。资产规模不小于2000亿的银行应当持续达到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资金比例、流动性比例和流动性匹配率的最低监管标准。资产规模小于2000亿的应当持续达到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流动性比例和流动性匹配率的最低监管标准。

表2 不同资产规模银行的流动性监管指标

NSFR旨在防止银行过度依赖批发性融资,鼓励其对表内外资产的流动性风险进行更充分的评估。同时NSFR还可以降低银行使用期限刚好大于监管部门设定压力情景时间跨度的短期资金来源去建立流动性资产储备的冲动。该指标最早由巴塞尔协议III提出,目前也已纳入我国MPA考核体系中,此次只是正式写入新规,因而影响不大。

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弥补中小行在流动性方面的监管空白。该指标是简化版LCR,与LCR相比更加简单、清晰,便于计算,适合中小银行的业务特征和监管需求。在之前的监管框架下,资产规模小于2000亿的银行缺乏有效的监管指标,该指标的建立弥补了此处的监管空白。

流动性匹配率指标:影响最大,抑制同业和委外业务,核心在于强化资产负债期限匹配度。流动性匹配率等于加权资金来源除以加权资金运用,监管要求为不低于100%。该指标值越低,说明银行以短期资金支持长期资产的问题越大,期限匹配程度越差。分子端,来自央行资金和存款各期限折算率显著高于其他负债,且剩余期限小于3个月的仅存款有70%的折算率,其余均为零,这意味着同业负债依赖度较高且期限集中在3个月以内的银行折算后分子将非常低。分母端,贷款各期限折算率显著低于其他资产,而其他投资不论期限如何,折算率恒定为100%。这里的其他投资是指债券投资、股票投资外的表内投资,包括但不限于特定目的载体投资。相对于其他指标,流动性匹配率对于部分同业负债依赖度高、业务较为激进的银行而言达标是非常困难的,短时间内强行达标的风险较大,监管层也因此给予了更多消化和缓释风险的时间。

表3 流动性匹配率项目表

注:卖出回购、买入返售均不含与中央银行的交易

7天以内的存放同业、拆放同业及买入返售的折算率为0%

(三)降低同业负债的期限集中度和依赖度,提高同业融资难度和成本

对于同业融资而言,新规要求降低期限集中度和依赖程度,这一方面将增加对长期限同业负债的需求,提升同业融资成本和难度,另一方面对于同业负债依赖度较高的银行而言,将不得不转而增加存款和债券融资的占比以降低达标压力。结合新增的三大指标,新规通过抑制同业业务、提升期限匹配程度来帮助银行加速去杠杆的意图是明确的。目前银行的主要负债来源均有限:存款增长乏力、保本理财被禁、同业业务收缩、激增的结构性存款也将面临规范,银行这种“负债荒”的困境短时间内将一直持续。

(四)过渡期:不同指标不同对待,平稳过渡信号强

为避免对银行经营及金融市场产生较大影响,新规设置了过渡期。其中LCR要求不变,2018年底达到100%。NSFR因已具有较长的监测历史,银行较为熟悉,所以不设置过渡期。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2019年6月底前达到100%。过渡期内,在2018年底前达到80%。相较于资产规模不小于2000亿的银行而言,中小行的过渡期要求更为宽松。部分银行达标较困难的流动性匹配率在2020年之前仅为监测指标,不设要求,2020年开始以100%要求执行监管。过渡期要求的放宽也再次表明了监管层想要平稳缓释和化解风险的监管思路。

公募基金:委外模式受影响

影响一:投资公募产品的资金来源受到影响

在前发的资管新规中一直倡导银行表外业务回表,但是在本次《流动性办法》中流动性匹配率的要求下(投资其他投资项会以100%计入分母,拉低该指标),即使银行使用表内资金投资于金融产品也会受到负债约束,对于现在银行通过委外于公募基金达到避税和信用下沉的模式形成冲击,对于接近5000亿的定制公募产生较大影响,其中占比最大的是中短期纯债基金。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其他投资类别中将债券投资,股票投资排除在外,因此,为了满足这个比例的要求,银行自身进行基础资产投资的动力增强,而委外的需求会大幅度降低。综合《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对于单一投资者不得高于50%的限制,委外模式受到较大影响。

除定制产品外,公募基金行业占比最大类别货币基金(2018一季报规模7.99万亿,占比64.28%)也会受到这一比例限制的影响,目前作为重要的流行性管理工具,银行投资了相当比例的货币基金产品。而此前执行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要求,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目前证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货币基金自2017年8月25日后再无产品审批通过。而公募基金行业来说,依靠货币、委外拉升规模冲排名的模式终将结束,真正的主动管理能力将成为机构间比拼的核心。

影响二:货币基金投资范围(协存和同业存单)受到影响

在针对中小银行的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计算中,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优质流动性资产÷短期现金净流出,其中,短期现金净流出=可能现金流出-确定现金流入(在征求意见稿中,被减项目为可能现金流入)。其中,确定性现金流入是指未来30天内到期的贷款、同业业务、投资债券和金融工具等,确定现金流入不超过可能现金流出的75%。可能现金流出部分项下同业业务流出项目(即其他同业业务)包括货币基金存放在银行的同业存款,而从指标要求看,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要大于100%,则要求分母项中的可能现金流出越小越好,影响金融机构与银行开展的同业业务,对于货币基金来说,就是影响其与银行的协议存款,进而影响货币基金收益,当然,去年以来同业负债已经有明显收缩,对该指标已经有所缓解,但是否触及红线以及未来是否会有新增影响主要取决于同业负债收缩后是否还有空间。

表4 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项目表

影响三:过渡期延长缓解委外和同业业务退出速度

与公募基金相关的两个比例包括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和流动性匹配率,其中,正式稿要求,“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应当在2019年6月底前达到100%(相比征求意见稿要求延长了1年半)。在过渡期内,应当在2018年底前达到80%”对于流动性匹配率从征求意见稿的分两步走变为看最终考核结果,“商业银行应当自2020年1月1日起执行流动性匹配率监管要求,2020年前,流动性匹配率为监测指标。”对于该比率超标或者濒临超标的银行来说,意味着短期委外收缩的压力有所缓解,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如按照征求意见稿的执行进度,在当前债券市场违约风险频现的阶段,倘若再叠加满足考核指标的赎回压力,将加剧信用风险的传染,相比下,正式稿的安排也对债券市场风险传染起到一定的缓释作用,债基暴雷的频度或会有所缓解。

免责声明:我司尊重原创作者版权,除我司原创和无法确认作者外,我们将在文章末尾标注作者和来源。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司联系删除,非常感谢!